脆脆塔@约稿见置顶

鳶が湘南浪漫 風に舞っちゃって

[缜砚]射鹿帖[二]

wb放不上去,lof先偷跑一下。
在wb上看过我第一章的朋友,如果找不到,不用怀疑,我删了……以后文章都堆到专门的号去,我那个号用来说废话。

一 金尘白马(二)

锋王入宫,只带了一名心腹裨将,且素来是得力的,总不该轻易和人起冲突。浪辰台的校书郎也不至于没眼色,和锋王的人作对。再说,武将和文官打起来,传出去只能说裨将占了便宜,惹人非议,好没意思。欲星移以为这事不能闹大,闹大了浪辰台面上无光,锋王甫回京,也容易传风言风语。北冥缜深以为然。

他先前让那名裨将去讨兵部的名簿,想来是这里出了纰漏。北冥缜问:“两人制止住没有?”

“已分开了。也请了医师过去。师相和殿下觉得怎么处置才好?”

北冥缜想...

3 15

[缜砚]射鹿帖[一]

总而言之:我诈尸了。

非原作背景,厕所文学,胡乱朝堂neta,官职混乱,不要深究。

没话说了。

一 金尘白马(一)

牡丹开放的时节,锋王殿下回了京。

锋王殿下是当今鳞王的三皇子,海境年轻的将军王,十六岁便被指派了守关裨将的职位,奔赴龙涎口。这些年来一阶一阶地加品,也挂了北中郎将的名,是手握小鱼符,前途无量的天潢王孙了。几年前鳞王更是加封亲王,赐下封号,足见恩宠之隆。

因着锋王殿下独一份的权力及恩宠,他成为为数不多特许在皇城天街跑马的人。今年正轮到他回京述职。海境的规矩是文武官员定期轮换,文职调去军中,武职回归北阙,于是许多人猜想锋王殿下今年会不会留在京中:毕竟他的年纪也渐大了,尝到...

3 20

迫于生计,卖肝吃饭。出来接点订单文🙇🙇

可接范围在:es(涉英零薰茨凪cp拆逆及乙女不接)/楚留香手游/aph/霹雳(新剧没补)/金光(海境线结束后基本没看)/史向/影视向(可补,电视剧婉拒)
CP向,非CP向和单人都可以接,crossover请随意,但是婉拒rps,功力不够🙇
风格是可甜可虐派,后者发挥较稳定,文风请看主页。
可以提供500字试阅参考,最低20r/千字,先接点1w以下的小单,超w详谈。
手速可控制在最低1000-2000字/天,有时间灵感的话1w字/天没问题(比如国庆,暗示中)
署名权发布权这些无所谓,接稿长期有效。

在此提醒诸君谨慎下载尸山血海偶像手游,获得真正的快乐(。)

3

我 填 了 !Eden四人印象问卷!

图片来源于网络。如有误解,打我的脸🙌

我永远喜欢ngs(和他的小伙伴们)!!!

6 42

[缜砚]秋色从西来[下]

金光布袋戏北冥缜X砚寒清cp向合志《山河长歌》(已完售)合志参本文。

全文共3.3万字,世界设定半架空(九界→中土九国),朝堂江湖AU,有微鳞鱼暗示。



鳍鳞会藏剑之楼,乃是由十八座别楼组成的机关楼。但究竟是怎样的机关,没人说得清。南地以龙涎口为源头,分支出诸多水路,宗酋别有一番文人雅趣,将其中一座别楼依江而建,从楼上望去,江涛奔涌一往无回。

北冥缜和砚寒清星夜出镇,赶到那座神秘的楼前已是三更。他们把马拴在柳树下,仰头眺望这栋高大的复合建筑。由主楼穿中甬道而过,甬道两边分列十六座别楼。甬道最尽头——与主楼遥遥相对的,正是那座唯一的望江楼。

不知道鳍鳞会是否对自己...

12 23

[缜砚]秋色从西来[中]

金光布袋戏北冥缜X砚寒清cp向合志《山河长歌》(已完售)合志参本文。

全文共3.3万字,世界设定半架空(九界→中土九国),朝堂江湖AU,有微鳞鱼暗示。




秋季到中旬时,山林里大片的枫树叶子渐渐地显露出一种秾丽的红色,滴血一般,使人看了不大痛快。但北冥缜的伤也渐渐养好,可以下床走动了。只是伤口还未好全,功体也没有完全地恢复。他的那些暗卫,伤得比他轻一些,都早打发去找沧海珍珑了。

同时,他和砚寒清也混的熟稔一些。他身体稍好一点的时候,就被砚寒清抓去当劳动力,要把对方摘来的草药仔仔细细洗干净。有一些山民来找砚寒清开药,忙不过来的时候,北冥缜要帮砚寒清写写药方,脑子里灌满了各...

24

[缜砚]秋色从西来[上]

金光布袋戏北冥缜X砚寒清cp向合志《山河长歌》(已完售)合志参本文。

全文共3.3万字,世界设定半架空(九界→中土九国),朝堂江湖AU,有微鳞鱼暗示。


秋色从西来BY外星信号发射塔


秋色从西来,苍然满关中。



梳着双髻的小姑娘叩了三下荆门:“先生,您在吗?”

砚寒清正把湿透的蓑衣和斗笠挂到檐下。雨水被他抖了个干净,在湿滑的台阶上泼溅出星星点点的污浊痕迹。黯淡的颜色洇进碧绿的青苔里,平白无故抹煞了纯粹的翠意。

他身上还残留着泥土新鲜潮湿的气息,是刚从外头归来的形容。这样的天气,在秋分时候倒也常见,一个月内总有十几日是突如其来的风雨大作,而后...

1 28

建议朋友们在行文中如果提到其他cp,至少打个预警吧,我求你还不行吗
尤其是在主AB的文里突然提到CD(我雷的)如C向D求婚之类,你就写了可能十个字,我可以翻十分钟白眼

1

[华武]东流剑[二]


楚云飞(华山)X常鸿(武当)

二  赠君闲俗事

 

淡青色的长剑静静地卧在桌上,明珠的光辉和淡薄的天光一齐投映进楚云飞的瞳孔里。他呻吟了一声,团着乱七八糟的被子,就势在榻上打了个滚。

鉴于他滚得过于畅然无阻,一路滚到了床榻的深处,楚云飞略微清醒了些,伸手往旁一摸,抓了个空。

天色已大亮,他身边空无一人。

常鸿想是要上早课,早起身走了。楚云飞的外袍被整整齐齐地叠在枕边,它们被楚云飞一件一件地套到身上。直穿到最后一件淡青的衫子,他抓起来一看,并不是自己昨夜穿的华山派的衣服,只是一件最普通的云纹青袍而已。华山的衣服不知被常鸿收到哪去了,反正它现下也算个祸害,...

6 53

[华武]东流剑[一]

玉剑白羽新如是,云鬓金钗老方才。鸿雁涉水随天去,春江东流不归还。

胡编乱造,胡言乱语,不经过考据,请勿当真。

自有人设:楚云飞(华山)X常鸿(武当)

还有对副cp,也是华武,出场后再说8(。)

一  子夜有鬼吹箫


猝然间,常鸿的额角淌下一滴冷汗。

月过南崖宫,悠悠地悬在金顶之上。武当只外山门和山麓还有幽微灯火浮动。内山门为道长们清修之所,虽然不许外人留宿,白日里走动还是可以的。外山门有清简朴素的客房,一入夜,远道而来的香客们便自行下山,或者在外山门借宿。

三更梆响过,巡山弟子把灯熄灭,各自回房歇下。武当有门规,夜间不得私动笛箫钟吕等乐物,不得大...

7 38
 
1 / 13

© 脆脆塔@约稿见置顶 | Powered by LOFTER